南方有珺名曰梓、

海产生物 盐分充足
这er子珺,主混全职
吃张安/叶喻 和各种cp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吹
安文逸是世界珍宝(捧心)

【张安】世界上最后一颗珍珠

【 零 】

       众所周知,珍珠是一种价格昂贵的珠宝。尤其是那种珠身圆润光滑、光泽鲜亮的大珍珠,更是受到各界名流的欢迎。

       可再怎么漂亮,它的本质也只不过是贝壳的增生包裹着沙子而已,只是因它数量稀少而昂贵。

       那,你见过,真正的珍珠吗?

       据说,那是极温润的,它天然形成的勾旋回环的纹路,能在阳光下能折射出迷蒙的光。像是华美的神殿上纂刻的符文,亦有五彩流光在其表面浅淡地浮动。

        ——这般完美,仿佛是天神权杖上镶嵌的宝物,哪位神通广大的贼将它从九重天窃来人间。


       其实它本应只出现在神话里的。

       毕竟它是鲛珠啊,是鲛人的眼泪。


       你知道鲛人吗?

       那是古老的东方神话里面的一种鱼尾人身的神秘生物,居于南海深处。

《搜神记》中曾经记载:“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费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那神秘的生物——

       如今却身处于h国境内最大的海洋馆里。



       【 壹 】

       时针指向了十二,现在是零点,正值夜半。海洋馆早已闭馆,流光溢彩的霓虹灯也褪去了光华,与夜色融为一体。

       馆内只剩几盏孤零零的小灯,将硕大的水族箱一隅映出昏暗的倒影。

       有人影在水中浮沉——不,并不是人。

       他巨大的鱼尾轻轻摆动着,原本只死寂的水面被激起水波几许。

       一双紧闭的眼睛缓缓睁开了,借着微弱的灯光可见,是极为静谧的纯黑色,宛若深潭。但在平静的潭水之下,在深不可测的潭底,是海浪在滚滚翻涌,潮起潮落。


       三个月前,他仍是生活在海洋最深处的,与其他深海的居民并无什么不同的海洋生物。

       那时,他还拥有着一种名为“自由”的东西。

       他还有家人,有朋友,每天的生活和平安稳。 


       只是,那一天,一切都变了。

       其实早该有征兆的,那一天前的一个月,那个金属疙瘩掉进他们的领土的时候,他们就该察觉到。可鲛人们只是当做是海面上沉下来的什么新鲜物件,围观玩闹过一阵,好奇劲儿过去了之后也就继续相安无事地生活。

       可世事终归难料。 


       那天的海极不平静,鲛人们都没有到太远的海域,而是安安分分地待在自己领地里面。

       也许是上天不眷顾他们,又或许是一切都已经注定好了。 


       一声巨大的嗡鸣,一个庞大的“金属怪物”,降落在深海一片空地上。沉积了数年的海底泥沙,此刻被水流纷纷卷起,逃命般地涌向四面八方。

      降落地距离鲛人的栖息地不远,如此大的动静让鲛人们都警惕起来,他似乎能见到许多族人从自家房子的窗户悄悄探出头来窥探着远处的动静。

      等到泥沙都散去,重新平静地伏于海底,他也忍不住往那个方向瞟了一眼。 

      尽管知道自己看到的依然只会是一片模糊,可仍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他将目光投向身边的兄长,企图从兄长的表情上看出点儿什么来。 

      于是他清亮的眼眸中,倒映出了兄长逐渐变得惊愕的神情:“那是……” 


      他有些讶异,没等他反应过来,兄长的尾鳍便朝他狠狠地拍了过来,巨大的力让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撞去。“快走!!!!——”

      声音戛然而止。

      什么东西穿透了兄长的身体,鲜血自人鱼的胸膛炸开,将四周的海水染得一片殷红。

       那声以生命为代价的嘶吼,余音似乎仍在房间里回荡着,直击至灵魂深处。无数尖叫哭泣与东西破碎爆炸的声音不由分说灌满了他的脑袋,绷断了脑子里的某根弦。他拉开房门想逃,却发现已经无处可去了。

       短短几分钟——桃源已成地狱。

       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他连同他仅存的一点儿希望也覆住了。在他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之前,他看见了两个黑影向他游来——是那些长着两条腿的生物。

      摧毁了他的安乐乡。 

-TBC-





其实想写这个很久了但无奈一直鸽,期间又挖了很多坑orz

真的很怕ooc毕竟我写的是我理解之中的小安,而且我自认笔力还是完全不够而不能将我想表达的东西完全表达出来。

考完试以后会尽力多写一点,毕竟真的很喜欢这篇,当初构思的时候还把自己弄哭了【。】

这里还是刚刚开始,很多东西都还没写出来【果然是我太拖沓了吧】

唔..大概就这些了

【谁也控制不了我月更的手(bu】


小安他超好——
我永远喜欢他

【张安】天使,晚安

*ooc请注意
*乱七八糟的脑洞自己也不知道写了啥系列
*没有文笔系列
*“天使”张x小孩子安
XD祝各位食用愉快

——————————————

                                  《天使,晚安》        
       夜很深了。

       夜色沉默着,静谧的墨色中却又鞣杂渗透着几缕隐约的蓝,几颗星镶嵌在浓墨中,依稀可见高悬于天的北斗。

       房间里依旧亮着一盏小小的灯,微弱的灯光驱散了角落里的黑暗。窗外似有风悄悄溜过,有几缕从窗缝里挤进来,带得老旧的窗柩轻颤,发出了呜呜咽咽的声音。

       小孩子双手抱着膝盖,蜷缩在角落。他微微低着头,过长的刘海耷拉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屋里并不太亮,孩子也没想过要把灯再开亮一些,只是沉默地坐在那里,许久没有动作。

       小小的屋子里气氛莫名压抑,冰冷的黑暗在灯光笼罩不到的地方蠢蠢欲动,似乎下一秒就能喷涌而出将你吞没直至到窒息。

       小男孩突然闷哼一声,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胸腔蔓延开来直传到四肢百骸,感觉是要把他生生撕裂成碎片。
       “嘶……好难受……”

       -

        “叩叩”

        轻轻的敲击声从窗户那边传来,虽是细微却没能逃过小孩子的耳朵。

        什么声音?小孩子警觉地抬起头,眼睛紧紧锁着窗户的方向。刚刚被剧痛洗刷过的身子一阵阵发虚,男孩只能用手支着床檐,慢慢直起腿站起来。

        “吱呀”一声,窗户竟无端被打开。

        男孩微微睁大了眼,流露出些许惊愕的神色。

        “谁在那儿?”他轻声问道,声音却听上去有些颤抖。

        他慢慢地,一步步靠近那扇诡异的窗,待他到窗前站定时,一抬头便望到了窗外浮在半空的男人。

         ……

         男孩说不出话,只是盯着他。借着房间微弱的灯光,可以看见男人背后有个模模糊糊黑色的轮廓以某一特定的频率扇动着。

         像是一对翅膀。男孩眯了眯眼,心道。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对那男人道:“你是谁?”声音虽稚嫩,却不冷不热,没什么感情,实在不像是个小孩子。

         那人沉默一阵,倒是反问了他一句:“那你先告诉我,这半夜三更的,小孩子为什么不睡觉?”

         ……关你什么事。

         男孩似乎听见了一声轻笑,随即他便看到男人从窗口跃进。

         西装革履,一副金丝边眼镜架在鼻梁上,似乎把他所有的锋芒都敛进了骨子里。可与之恰恰相反,他背上那对巨大的黑色羽翼,张扬到了极点,和他的人竟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反差,却又意外的协调。

         “你……”男孩眼睛瞪大,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只是往后退了一步。

         “我叫张新杰,如你所见,我是一名天使。”张新杰瞥一眼像是被吓懵了的小男孩,站直身子,理了理自己的衣领。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不睡觉呢?”他蹲下,与小孩平视。

         “安文逸。”小孩子很快接受了眼前所谓的“天使”,撇开头,也没流露出别的什么情绪:“睡不睡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也没多长时间了。”

         张新杰仔细打量了一下安文逸。在夜晚非人类的视力的确比人类要好很多,于是也清楚看见了安文逸过于苍白而没有血色的脸,和满头的冷汗。

         “我只是一个快要死掉的人而已。”

         安文逸自顾自说着,往房间里面走去。只是又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让他不得不屈服,“咚”的一声跪在了地板上。

         张新杰手疾眼快地捞起安文逸,把他放在床上。

         因为疼痛而蜷成一团的安文逸意识再次模糊,只感觉有只手在轻轻抚着自己后背。

         好像……不疼了。

         他偷偷睁开一只眼,发现张新杰坐在床边,以一种半抱着的姿势揽着自己。

         很奇怪的感觉。

         他抬头,问了个很奇怪的问题:“为什么,会有黑色的天使?”

         他听见那个清冷的嗓音道:“也许是天生的吧。”

         他默默松开手,把安文逸摊平放在床上,还帮他盖好了被子。

         “晚安。”

         “哎,”安文逸叫住准备要走的张新杰,“你明天……还会来么?”

         他看见那人脚步一顿,接着声音悠悠地传过来:“你希望我来,我就会来。”

         人已不见。

         安文逸坐起身,低头不语,只看着手心里那根黑色的羽毛。

         -
      

        安文逸知道自己活不长了。他似乎得了什么很严重的病。

        这是他偷听外面的不知道谁的话知道的。

        没人给他治病,没人要他。

        父母?安文逸从没听说过自己的父母。

        随便了,反正活着死了差不多。

        -

        张新杰果真每晚都会来陪陪安文逸,尽管安文逸并不曾认识他,但是他觉得每晚有这位天使在的时间,总是特别的特别。

        是真的天使呢。他想。

        有一天他突然问张新杰:“我以后会去天堂吗?”

        张新杰摸了摸他的头:“会的。”

        “那我能在天堂看见你吗?”

        张新杰手一顿。

        “会的。”

        -

        三个月之后,安文逸,去世了。

        灵魂离体的他看着自己的遗体,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

        他顺着引领,来到了天堂门口。一名天使站在天堂门口,雪白的羽翼折射出迷离的光。他笑眯眯地牵起他的手,打开天堂的大门往里走去。  

        那里很漂亮,安文逸被天堂美丽的景色所吸引,一路上都没说话,只是睁着一双大眼睛四处张望。

        他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问他身边的天使:“你们这儿,有没有一名翅膀是黑色的天使?”

        天使眨了眨眼,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

        “大人,您为何亲自……”

        “我的事你不用管。”张新杰冷冷道。

        哪有什么黑色羽翼,只有一对在黑夜里张牙舞爪的恶魔的翅膀。

        -

        “晚安,小安。”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祝各位新年快乐啊XDDD
因为控制不住脑洞所以有了个奇奇怪怪的番外?)
咳咳希望不要嫌弃:)

——————

        “小安,有什么新年愿望吗?”

        “我?”安文逸瞟一眼身旁的男人,然后视线便定定的落在张新杰身后的翅膀上。

        他的脸微微发红,看向张新杰的眼睛亮晶晶的,有着些许希冀:“想……想飞。”

        “要是能再摸一下你的翅膀就更好了。”安文逸别过头去,小声嘟囔着。

        张新杰闻言,眼睛微眯,轻声笑了笑:“小安要是想摸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

        安文逸任由张新杰抱着自己,在夜空中自如地穿梭着。

        他轻轻抚着自己的手指,仿佛刚刚柔软而奇妙的触感还停留在指尖。

        他看着一朵烟花在身旁不远处炸开。

        “喂,”他碰碰张新杰,“你这违规驾驶会不会有什么交通事故啊,比如被烟花炸死——什么的。”尾音故意拉长,似嗔不嗔。

         张新杰低头看他,烟火的光转瞬即逝,却映亮了男孩儿眼角眉梢的盈盈笑意。

         他把怀中人抱紧了些,嗓音低沉“放心,当然不会。”

         “那张大大说什么,就是什么喽。”安文逸早已笑得眉眼弯弯。

-

         “小安,新年快乐。”

         “你也是。”

————
各位晚安♡

       

【安文逸生贺】小王子

终于赶上了啊。

小安的生贺XD

cp张安,小王子x巨龙

ooc慎入




 荣耀历二零一八年一月三日

 

      今天是小王子的十八岁生日。

      也是小王子的成年礼。

      按照荣耀王国的传统,每个小王子都会在成年礼那天出发,去遥远的森林历练。只有亲手屠掉一只恶龙,带着它的龙角胜利归来——这才是真正的勇士,是王的继承人。

      小王子安文逸着上一身轻铠,戴上他的项链,佩上宝剑,骑上他的马,已是蓄势待发。他的眼睛上蒙着母后亲自为他系上的绸布条,是母亲对他的祝福。举国欢送着他们的小王子,希望他凯旋而归。

      安文逸和别人有些不一样。

       他的眼睛在小时候一次事故中,被剥夺了再见到光明的权利。但是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现在却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只是那次之后,小王子不再爱笑爱闹,变得喜欢安静。他一直非常喜欢脖子上的一条项链,到哪里都带着它。那是一个很有质感的冰凉的小东西。

      有人为此而不看好他,对他明嘲暗讽。安文逸却只是笑笑,不以为然。

      他说:“真正的勇者,无论能不能看见太阳,他的内心都是一片光明。”

      小王子跃跃欲试,带着为他指路的小精灵,从城堡里出发了。

 

      一路上小王子都没有再怎么讲话,除了偶尔开口应几声小精灵的问题,便只是

静静地骑着马。呼吸着森林之间潮湿的空气,感受着周围的一草一木,安文逸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惬意感,仿佛很多年前他就喜欢上了这种味道。

      反倒是小精灵乔一帆显得很兴奋,拍打着小翅膀围着安文逸飞来飞去,说话的声音都透着愉悦。

 

      “一帆,接下来我们该往哪儿走?”安文逸偏了偏头,问道。他们已经踏进了森林深处,空气中的水汽也越发浓重。自进入这一带后,小精灵就安静了下来,没再说话。

      “一帆?”没有听到回应他的那个可爱的小声音,安文逸起初觉得有些奇怪,后来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始大声地唤起小精灵的名字。

      “一帆!乔一帆!”安文逸声音有些颤抖。

      这时候他听到一个声音自森林上空响起。

      “人类,你可否安静一些?”是一个很厚重的声音,却不带什么感情。

      安文逸定了定神,仰起头,朝着那个声音的方向,大声道:“您好!请问您有看见一只小精灵吗?”

      “没有,”声音顿了顿,“眼睛不好还敢独自深入森林,人类你很猖狂啊。”

      安文逸有些不安,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奇怪的是,一直冰凉的坠子,此时却有了些许温度。“我只是……我是来找龙的,请问您有看见过一条龙吗?”他问。

      许久没有回答。

      突然安文逸觉得一阵温暖的气流拍打在自己脸上,随即那个低沉的声音染上了些许笑意,在安文逸耳边道:“你找我有事?”

      这句话宛如一道闷雷在安文逸脑海里炸响,让他脑子一片空白。安文逸立在原地,不敢动作,背上渗出了丝丝缕缕的冷汗。他能感觉到蒙着自己眼睛的布条被挑开,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轻轻拂过了他的眼睛。

      安文逸下意识睁开眼,久违的光明映进了他的眸子。他有些不适应突如其来的光,便眯了眯眼,一抬头就看到了眼前的龙。

      龙的一半身躯隐没在森林之中,斑驳的树影映在龙背上,像是森林深处的秘密篆刻在龙鳞上的符咒。

      “啊……我无意冒犯您……”安文逸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唾沫,手不自觉地握紧了剑柄,指关节因太用力而有些发白。

      “好久不见。”巨龙打断安文逸的话,化为了人形。那是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头上有着一只龙角。

      安文逸有些惊讶,往后退了一步:“你认识我?”

       “认识,”男人点头,勾了勾嘴角:“你还戴着我的龙鳞。”

       安文逸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项链,那是一片小小的褐色鳞片,在阳光下熠熠闪光。

       迷离的光在安文逸眼前闪烁,似乎唤醒了什么沉睡已久的咒语。

       看着安文逸有些迷茫的眼神,那人笑笑,有些怀念地看了眼安文逸脖子上的龙鳞,道:“我叫张新杰。十二年前,你一个人跑到森林迷了路,在森林一边哭一边走抽噎着说要回家。”

        “你不但吵醒了我,还把我的藏书阁弄得乱七八糟,”张新杰有些无奈,“为了不让你再打扰我休息,我只能把你送回城堡,临走之前还哭着闹着说要我的龙鳞。”

        张新杰神色突然变得略有些严肃:“后来森林遇到了一些事情,被恶灵大举进攻。你刚好跑到森林里玩,我没保护好你,让你的眼睛……”他轻飘飘地把十二年前的事一语带过,只字不提当时的险象,只有金色的眸子里满是愧疚。

        “既然如此,那为何我一点印象也没有?”按理说应该是记忆非常深刻才对。

         安文逸挑挑眉,拔出了剑,剑尖不偏不倚,指向了眼前的男人。

         张新杰摇摇头。

         “你当然不会记得。”他轻描淡写。

         他上前一步,抬手便把安文逸的剑拨到一边。

“这些年我一直在找让你重见光明的办法,今天是你的十八岁生日吧?就当是补偿了。”

        “生日快乐,小安。”张新杰执起安文逸的手,落下一吻。

        他拿出一个盒子,放在安文逸的手中。指尖冰凉,轻轻触碰到了安文逸的手。安文逸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只龙角,龙角上繁重的花纹,像是远古精灵的秘语。

        “这是我不小心折断的角,当作礼物送给你吧。”

        

        安文逸低着头安静地听着。

        “你是笨蛋吗?”他抬头。

        折断了角……角可是龙的本源啊,这点常识安文逸还是有的。

        他却只是道:“快点回家吧,天快黑了。”

说完就消失在了重重树影之中。

        

        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什么痕迹也没有,也没有谁曾来过。

 

        这时候安文逸看到他的小精灵跌跌撞撞地从远处飞过来:“对…对不起!我刚刚……”

        “好了,我们回家吧。”安文逸打断他。

        “诶?!!”乔一帆惊讶地发现了安文逸手中的龙角。

        

       ……

 

       没有什么意外,没再有什么事故,安文逸安全地回到了皇宫。

       正如人们所期待的那样,凯旋归来。

       只是有一件事令人奇怪,安文逸带回来的龙角,只有一只。

       龙,不是都有两只角吗?

 

       安文逸站在窗边,手心里摩挲着那块龙鳞,看着森林的方向。

       他知道,那里有一头龙,名叫张新杰。

   —end—

      

       第一次写生贺什么的,有什么不足请见谅,时间很赶有很多东西来不及写orz。

       还是感谢看到这里的你。